欢迎来到专业的教师资源平台!

《捕蛇者说》教案

时间:2019-10-01 08:36:30 教案 我要投稿

《捕蛇者说》教案

  学习目标

《捕蛇者说》教案

  1、了解“说”的特点;

  2、理解本文衬托、对比写法;

  3、掌握本文的词语;

  4、认识柳宗元同情人民、痛恨苛敛的思想感情。

  学习重点难点

  1、理解并掌握“质、赋、嗣、蹙、藉、徙、俟”等文言实词,了解“乎”、“而”的多种用法。

  2、认识“说”这一文体的特点及对比的写法。

  学习过程:

  一、导入新课,师生交流作者信息

  简介文体和作者:

  说,一种叙事兼议论的文体。柳宗元(773——819),唐代文学家,字子厚,河东解(现在山西运城解州镇)人,世称柳河东。唐德宗贞元九年(793)中进士,十四年(798)又考取博学宏词科。先后任集贤殿正字,蓝田县尉和监察御史里行(即见习御史)。唐顺永贞元年(805),参加王叔文革新集团,任礼部员外郎。但这场改革仅历时7个月就失败了,王叔文被杀,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。

  柳宗元的贬地永州(州治在今湖南零陵市),在当时是相当荒僻落后地区。司马是刺吏的助手,有职无权。柳宗元在这里住了将近十年,到元和十年(815)才被改派到柳州当刺史。在刺史任上取得显著政绩。但因长期内心抑郁,健康状况恶化,终于病死在柳州,年仅47岁。

  柳宗元和韩愈同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和奠基人。他的散文题材广泛,内容深刻,形象生动,语言简练,在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。他还写了不少政治和哲学论文。在诗词创作上,善于用简朴疏淡的语言表达深刻的思想内容。他的诗文稿由刘禹锡编为《柳河东集》。

  二、检查学生预习

  1、学生活动

  自读一遍课文,二人小组互读。

  2、教师活动

  检查学生对下列字音掌握的情况。

  啮(niè)御(yù)得而腊(xī)之挛踠(luánwǎn)

  瘘(lu)疠(lì)当(dàng)其租入嗣(sì)

  几(jī)死者戚(qī)莅(lì)事者日蹙(cù)

  殚(dān)转徙(xǐ)顿踣(bó)呼嘘(xū)

  曩(nǎng)悍(hàn)吏隳(huī)突恂恂(xún)而起

  缶(fǒu)谨食(sì)之苛(kē)政孰(shú)知

  以俟(sì)夫观人风者

  检查字音掌握情况的同时,适当提示字义或词义。

  3、学生活动

  分别朗读课文。

  4、教师活动

  范读课文。

  提出要求:边听边思考每句的大意。

  三、学习课文

  1、学生活动

  疏通文意。二人小组,对照注解疏通课文大意。

  2、教师活动

  纠正学生翻译中出现的错误。

  四、学生按要求激情诵读。

  1、全班同学大声、自由地诵读全文。

  2、每人至少诵读二遍。

  3、力争读得顺口,上口。

  五、学生质疑性朗读课文。

  1、从课文第一段起,同学们提出自己不懂的内容,请老师解答,同学们做好课文旁批。

  2、教师答疑,每解决一段,同学们便朗读一段。

  六、学生巩固性复读。

  1、学生分为四人学习小组。

  2、每组同学从课文第一段起复述课文,复述一段,诵读一段。

  3、每个同学都必须参加复述。

  4、讨论:

  《捕蛇者说》怎样表现了“说”这一文体的特点的?

  明确:全文有叙有议,虽记叙较多,但却处处为议论服务。符合“说”可叙可议,以议为主的特点;全文语言极其形象、生动,亦符合“说”这一文体比较讲究“文采”的特点。

  七、展开竞读。

  1、全班同学齐读课文第四段。

  2、请同学们自告奋勇起来朗读第四,看谁读顺畅,有情感。

  3、在“竞读”过程中,其他同学要小声地跟读。

  八、背读大比拼

  1、教师介绍文言文快速、准确背诵的方法:

  如分层背译法、语言标志法、尝试抢记法、诵听背诵法、整体反复法等等。告诉学生不管用哪种方法背诵,都要理解文意,理解文路,都要抓住文章表达的突出特征。

  2、学生试背课文第四、五两段。

  附:《捕蛇者说》难句例解

  以啮人,无御之者

  1)假设而兼有连贯关系的复句。这类复句通常的次序是假设偏句在前,结果在后。

  2)“以”,有人认为用法同“而”,连词,这里不取。因为从文气来看,并不通畅。我们以为,或可看成作“用”讲的介词,后面省去“以”的连带成分“毒牙”一类的东西,也可以用代词“之”代替“毒牙”等。同样结构如《论语·宪问》:“以告者过也。”或说同“已”,时间副词。又如:“其闻之者,吾以除之矣。”(《国语·晋语》)“王以和三晋伐秦,秦必不敢言救宋。”(《战国纵横家书·苏秦谓齐王》)

  译文:用(毒牙)咬了人,就没有能够抵御它的。

  若毒之乎

  “毒”,名词增加了意动用法,“毒之”是“以之为毒”,下文“又安敢毒耶?”就是“又安敢毒之耶?”省去宾语“之”。“毒”作“恨”讲,《广雅·释言》:“毒,憎也。”又如:“死者不毒,夺者不愠。”(《孙膑兵法·行篡》)“如此,则上无私威之毒。”(《韩非子·用人》)或说“毒”作“害”讲,参阅下文“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?”的说明。

  译文:你把这差事当作灾难吗?

  饥渴而顿踣

  1)因果复句的紧缩形式,“而”表示承接,有人曾经认为因果本身就包含着承接的因素。

  2)“顿”,《说文》:“下首也。”段玉裁认为应当是“顿首”,即以头叩地。引申为“止”为“停”。“踣(bó)”,《说文》:“僵也。”又,“走”部:“這,僵也。”“踣”、“這”是一个字。《六代论》: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”“僵”是向前倒覆,“踣”也是向前倒覆。

  译文;因为饥饿(到极点),口渴(到极点),就停下来向前面一倒。

  往往而死者相藉也

  “往往”不同于今天作频率副词用的“往往”,而是作“从这里到那里,从那里到这里”讲,《说文》:“往,之也。”就是“到”。《陈涉世家》有“卒中往往语”,用法相同。“往往”的后面有连词“而”连接它后面的动词“死”,是“往往”作为动词的句法环境。又,《观巴黎油画记》是19世纪作品,文中“往往留象于馆”的“往往”,跟今天词义相同。解释词义常常需要跟分析句子结构联系起来,不能孤立地就词释词。段玉裁注《说文》“毒”字:“往往犹历历也。”“相”既不表互指,也不表偏指,而是表示递相,即“一个接着一个”。又如“父子相继”,只能是子继父不能是父继子。

  译文:来来往往死掉的,尸体一个压着一个。

  吾恂恂而起

  “恂”,《说文》:“信心也。”“恂恂”意思是很有信心。上文说“虽鸡狗不得宁焉”,那是由于没有干捕蛇的事,“捕蛇者”由于有“蛇”,就怀有信心。

  译文:我满怀信心地起身。

  募有能捕之者,当其租入

  1)包孕句。主语“太医”因承前者,及物动词“募”的宾语又是假设复句,“有能捕之者”是无主句,“当其租入”的主语“莅事者”明显可知,因此省略。

  2)“租入”不当“税收”讲,不是一个词,《柳河东集》其他地方也不见“租入”。“当其租入”是兼语短语,“租”是兼语,“入”是兼语后面的谓语,音义同“纳”,亦即“缴纳”。有人把“当其租”作为“入”的状语,恐属欠妥。“当”前面或可加上介词结构“以之”。

  译文:招募有能够捕到蛇的,就(把蛇)当作那个租税交给国家。

  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

  1)单句,用设问形式表示强烈的'感叹,正面的意思是“不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也”。“孰”,《尔雅·释诂》:“准也。”

  2)“赋”,税;“敛”,征收。“毒”,一解释为“厚”,跟本句无关;一解释为“害人之草往往而生”。“毒”是漫生的害人的草,译成现代汉语是“毒害”,仍旧是名词,只是比“毒”的本义引申了一步。又如:“若毒之乎?”“毒”增加意动用法,就是“若以之为毒乎”,也就是“你把这差事当作毒害么”;“又安敢毒耶”,“毒”也增加意动用法,后面省宾语“之”,意思是“又怎么敢把这差事当毒害呀”。

  3)“甚”,音义同“善”,也就是“贤”,江苏泰兴方言还读“善”为xiān。又如《礼记·内则》:“具二牲,献其贤者于宗子。”《广韵·下平声·一先》:“贤,善也。”又如:“师不必贤于弟子。”(《师说》)“贤”也不是只讲品德,而是讲条件,“贤”就是“善”,也就是“甚”。“贤”古写作“臤”,《说文》“臤”部:“坚也,古文以为‘贤’字。”杨树达《释贤》:“人坚则贤……坚乃能耐也。”这样看来,“甚”作“胜”讲并非由于假借,而是由于引申。又,在“是蛇”前面可以加上比较的介词“於”。或说“甚”是形容词增加比较性能的用法。

  译文:谁知道赋税征收的毒害有比这种蛇更严重的呢?

  苛政猛于虎也

  王引之《经义述闻》认为“苛政”的“政”是“征”字的借用,亦即“繁重的赋税”,现在还有人据以为说。王氏所说未必可信,因为“苛政”毒害的方面很多,“苛征”只是一个方面。柳宗元所引出于《礼记·檀弓》,王引之讲的是《礼记》,那里也应当是“苛政”。训诂学有两个原则:凡用本字讲得通的就不用借字;训释某个词义不但在本句讲得通,到了别处也讲得通。古籍中用“苛政”的很多,如:“除其苛政。”(《晋书·武帝纪》《北史·周武帝纪》)

  译文:苛刻的政治比老虎更厉害啊。

【《捕蛇者说》教案】相关文章:

1.《捕蛇者说》教案

2.捕蛇者说 教案教学设计

3.捕蛇者说课文教学教案

4.捕蛇者说 教案教学设计

5.《捕蛇者说》优秀教案

6.捕蛇者说教学反思

7.《捕蛇者说》的文言现象

8.《捕蛇者说》课文原文

  •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