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专业的教师资源平台!

关注义务教育专栏:苍南教育行

时间:2019-08-27 15:53:51 教育新闻 我要投稿

关注义务教育专栏:苍南教育行

人民政协报     2002-08-08     朱永新 教育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苏州市副市长 

关注义务教育专栏:苍南教育行

 

    “关注中国义务教育”专栏相关连接: 

    《“关注中国义务教育”专栏隆重推出》 

    《关于“关注中国义务教育”专栏,告K12网友》 

    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浙江、在据说是富得冒油的温州,仍然有苍南这样的地方令人忧心,长期负债累累令这里的义务教育几乎寸步难行。教育的非均衡发展即使在同一区域内也令人触目惊心,正如本文作者呼吁的,希望我们的各级父母官能够深入再深入一些。当然,在呼唤长治精神的同时,我们不希望看到,长治发动企业与百姓捐款的模式在这里再次重复,因为社会发展到今天,义务教育理当由政府承担。----编者 

    当苏南模式与温州模式讨论得热闹非常时,当“温州制造”品牌声誉鹤起,当温州老板参与城市建设与社会事业,当温州大学城破土动工时,我一直在想,富得冒油的温州教育一定资金充裕、超乎寻常的现代化。万万没想到,在距其近2小时车程的温州周边,还存在着苍南这样的贫困县?而苍南的教育竟因累累负债几乎难以正常运行。苍南县辖36个乡镇,1051个行政村,全国著名的农民城龙港新镇就座落在这里。2001年全县总人口为122.3万人,其中农业人口100.2万人。2001年全县国民生产总值88.32亿元;县财政总收入5.9亿元。2001年全县教育经费总支出4.03157亿元,其中农村教育费附加征收4611.3万元,占上年农民人均纯收入的1.24%,城市教育费附加征收305万元。 

    不能说苍南人不重视教育,苍南之行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它的教育领军人物---陈志超局长。一个小小的苍南,竟然连续五年利用暑期对校长和教师进行全员培训!这种培训不是形式主义的走过场,而是真刀实枪请来了全国许多知名学者。全县有2800位校领导、学科骨干教师、优秀班主任参加了培训。在教育经费紧缺的苍南如此不惜代价培训教师令人钦佩。 

    但,苍南县教育面对的现实问题也着实令陈志超无奈:累累负债几乎使不少中小学濒临关门!截至2002年4月止,全县36个乡镇,除宜山等4个乡镇中小学无负债外,其余32个乡镇中小学均不同程度负债运行,其中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负债1.25亿元,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负债6816万元。负债问题严重困扰了学校的日常运行,有的学校甚至随时面临关门、停办的危险。 

    据我了解,苍南县的教育负债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和原因: 

    ----银行借贷。负债总额中,有2246万元是由于为了在1997、1998年实现“普九”普及教学实验县建校舍形成的,当时处于入学高峰期,学龄人口骤增,建校舍本该由政府承担而无力承担,学校校长考虑当时的实际,忧教育、怜孩子、为“普九”承担了政府承担的债务,向银行借贷建校舍。 

    -----社会借款。浙江省金融部门规定,凡属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,银行原则上不给贷款,为保运转,一些学校只好向社会借款,利息滚动增加负债。据统计,各中小学向社会借款6932.05万元(不包括高中阶段的3776万元),占总债务的55.38%。仅利息每月要支付102.31万元(不包括高中阶段的44.24万元)比如钱库一中、二中债额均在700万以上,学校一学年的全部收入都不够支付利息,频频躲债已成为校长的家常便饭。可见,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负担十分沉重。 

    ----财政无力。苍南县各项事业要求财政支持的项目较多,造成需求和可能的矛盾突出。比如2000年全县公共教育经费投入约需3.2亿元,但财政实际投入1.1亿元,只能保证教师基本工资,学校正常的经费无法保证,导致学校办学经费严重不足,不得不借贷办学。县生均公用经费呈明显下降态势,2001年小学、初中生均预算内公用经费分别只有6.29元和5.09元。许多学校收不抵支,为维持正常运转,一些学校只好借钱过日子。 

    ------乡镇截留。从开征农村教育附加费至2001年,该县农村教育费附加是采取乡镇征收、乡镇管理、乡镇使用的办法。由于监控不力,加上几年来乡镇财政普遍赤字,致使农村教育费附加被一些乡镇政府调用、移用、挪用。仅1999年,全县42个乡镇就有37个乡镇存在不同程度的移用、拖欠教育经费现象,金额达1200多万元。乡镇截留教育经费,使本来经费就困难的学校更是雪上加霜。 

    ------意识滞后。个别学校领导和乡镇干部缺乏艰苦创业、勤俭办学、分期还债的责任意识,办学治校不走创新之路,始终拥有“吃大锅饭,靠政府救济”的落后意识,甚至还有及时享乐,谋取私利的腐败意识,导致学校赤字逐年上升,濒临山穷水尽,到了关闭停学的边缘。 

    据我调查,在温州这样比较发达的地区,类似苍南县的中小学负债情况还不是个别现象!据说有的学校已经停水停电,有的学校连购买基本的办公用品也无力支付。在全国,九五期间负债发展的.学校更是不知其数。如广西北海合浦县的公馆镇,47所学校有44所欠债,总额达4600万元!该镇可用财政仅为1060万元,光给教师发工资就需要860万元,根本无力还债。 温州市的领导也有一本难念的经,他们介绍说,浙江是省管县的财政体制,县的税收都交到省了,理当由省进行财政转移支付。 

    教育的非均衡发展,不仅是南北的差异、东西部的差距,在同一区域内的不平衡也是令人触目惊心的,我们期望各级领导能深入一些、再深入一些,及时发现教育发展中的新问题与新矛盾,确保本地区教育的健康发展,为教育的公平和社会的公正,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作出无愧时代、无愧后人的抉择与贡献。

 

【关注义务教育专栏:苍南教育行】相关文章:

1.义务教育的标语

2.义务教育精选语录

3.《普及义务教育评估验收暂行办法》

4.义务教育法全文

5.新义务教育法

6.义务教育宣传标语

7.义务教育法

8.专栏等组诗

  • 返回顶部